>> 返回定南党务公开网首页
当前位置:  >> 内容
定南县老城镇庙会考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7日 17:42:01

                                                 说  

为感谢对《老城庙会考》一文提供宝贵历史资料的老前辈和知情人士,作者根据国际客家学会、海外华人研究社、法国远东学院联合出版社,并由法国远东学院院士劳格文博士主编的《客家传统社会丛书》第七集(即赣南庙会与民俗专集),特选印其中《定南县老城镇庙会考》论文若干份发给大家,以表谢意。

客家传统社会丛书是蒋经国国际学术交流基金会补助的《中国农业社会的结构与原动力》计划的部分成果,本书出版费用承蒋经国基金会及崇正总会补助,属版权所有,不准翻印。

                                     定南县老城镇庙会考

                                                     廖云白

一、老城镇简介

定南县老城镇(旧时称高砂堡莲塘里)位于江西省南大门,与广东省和平县仅一河之隔。有史以来,该镇时内地与岭南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主要桥梁,又是历代农民起和义绿林草寇必争之地。自明代以后,老城地带更是常扰不安,尤其“三巢”作乱,屡剿屡败。此时,有鹤楼公提议,由提督都御史张冲上疏明穆宗:拟在莲塘里新建一个定南县治,以善后图,而垂永安。隆庆三年(1569)皇上准奏,下旨筑垣设役,县治设在莲塘里。当时的莲塘不足300客家庶民,政府采取“寓兵于农,寓兵于兵”的措施,只因政善民安,逐渐引进外地人口,同时也引进了不少旧文化和风俗习惯,如民国初期以前,妇女和儿童的穿戴,从头至脚都是以刺绣和银器装饰为主,如今已绝迹。县治在老城镇只有358年的历史,由于民国16年因地方姓氏械斗将衙署毁烧一光,迫将县衙搬迁下历乡至今。从那年起,将莲塘里称为老城,下历称为新城。但作为旧时的政治文化中心,其留下不少的传统风俗,足以代表定南县旧时文化之面貌。

老城镇是个崇山峻岭的山区,属于九连山一支脉,周围皆是层峰迭嶂,迥出重霄,四时云雾,晨夕异状。由于瘴气太重,都御史江一麟视为对官民身体不利,曾于万历五年报告道府,欲将县衙移迁砂头村,因工程大未获准。

据1982年定南县文物普查工作对的资料记载:全县13个乡(镇),其中有10个乡(镇)发现有新石器时期遗址,33处,还有西周古窑址,西晋古墓葬等。据《太平寰宇记》中曰:“岿美山在县西南三百里,高一千四百尺……。”又《南康记》中曰:“上四险竣,自然有室,高数十丈,目若双阙,其势入云,后有石室,色黄如金,号曰金室……自绝山顶,有杉枋(笔者注:即崖葬悬棺)数百片,绝非人力所及焉……。”证明老城西侧岿美山上留有古老的客家崖葬。

明代以前,定南尚未建县,多有释迦牟尼佛教传人。据《定南县志》(同治十一年版)记载:我县早期寺庙是在白云山(修建村),建与南宋淳熙二年(1175),名曰:白云庵。随后有神仙岭的宋代真武庵即玄武,民间俗称元武大帝,专管水火兼寿的道教。还有老城西郊的观音阁和西华道宫,三台山的崇福庵……等,到清代末期止,据不完全统计,全县有庵堂寺院约78座。

二、老城主要庙的来由与设施

定南城隍庙始建于明隆庆四年(1570),经堪舆大师窥察,认为庙门被前面民房子挡住视线不很吉利,然后于万历八年(1580),重新选择文昌山脚下再建。乾隆三十八年(1773)定南由县改升为厅,皇上同时加封城隍爷为“孚仁侯爵”命名为郭煊。由于城隍爷的品位晋级,厅署于四十三年进行较大重修(今存屋廓瓦面)。庙大门上端书有《城隍庙》三字,门口有一副对联曰:“任凭你无法无天到此孽镜悬时还有胆否;须知我能宽恕且把屠刀放下回转头来。”使人一望,便能暗自反省往事善恶是非,大门内有楼台,专门供朝神祭礁时剧戏台。天井柱头左边挂有一面供人们鸣冤大鼓,右边挂有一个朝拜大钟,大鼓下面墙上镶有石碑雕刻签文,供信士求签后到此对签抄录(不会写字者可用用墨汁拓印),中殿左右两厢房均配有其他神位,进入上殿是城隍老爷神龛坐台,坐台旁左右有一副黑底金字对联曰:“但能回头就是岸,何须到此悔前非。”恶者看后,能深思改邪归正,还是可用得到宽恕的。再向神龙迁左右望去,二旁站有7尺高的四尊木雕像,其中左边是文判官,双手端着城隍爷的四方形官印(用红布包着),右边是武判官,一只手高举一把大铁尺,左右各站一位差役,各执金刚杵和镣铐,均怒目狰狞,横眉立眼,大有能洞察恶人的神态气势,加上殿内暗淡无光,阴风扑面,那些不肖之徒,到此一站确实毛骨悚然,怎敢乱动妄为。后殿全无光线,据说是后人想象的配上城隍爷先祖之泥塑半身像,更是令人畏惧可怕,如无胆量,不敢进入一步。

城隍庙有常年支出的祀田,此田是没收恶者而来,或是善者报恩捐献于此,也有部分是固定住户集资购置等方式,每年可收取租谷二十四石五斗。庙会是每年农历五月二十八日举行,即城隍老爷坐轿出巡视察之日,也是他的阴诞庆贺之时,这一天惯例较为简单行事。待积至5年有足够租谷作基金时,则举行5年一科的大型醮会。另外还有“龙袍会”祀田,专门为城隍爷三年一换袍服的经费支出,万一入不敷出时,则由老城墟内商界乐捐补足,据说各商户非常乐意慷慨解囊,以求得城隍爷的保佑。

如县衙不能解决姓氏械斗,则动员双方族长道城隍庙盟誓下场了结。又如清末廖丰余在创建定河石拱迎阳桥,三年选基为定,传说感动太阳星君报梦去求城隍爷。求得一签方大动土木。

关帝庙始建于明朝万历九年(1581)知县刘世懋创建于城郊塔花冈德化寺旁,即定南八景之一的“东禅月影”风景区内。在那时常有草寇扰乱官府,庶民也感到日夜不安,对及时祭醮确实有很大的阻碍,因此,又于万历十一年(1583),由知县章罃决定改建在城内文昌山脚下,紧靠城隍庙左边,文化大革命中已全面拆毁。改建后的关帝庙较前雄伟宏大,坐东朝西,二井三栋,大门楼是唱戏台,街道从楼台下穿过,中殿配有木雕高达九尺四位神像,即周仓和关平等武官护守,正殿靠墙壁武圣关公半身坐武像,红面黑须,十分威武,真是千古英雄第一人。民间对关公只知道他是《三国志》中一个思义武将,由于漫长的历史传说,凡是家中出现了邪气、财运不佳,病魔缠身……等,都要到关公面前烧香跪拜,以祈求降福免灾,尤其附近老人们,常到庙中求仙丹(即香灰),给孩子们治惊治肚痛等,据说吃下去即刻就会好,真是神乎其神,更神奇的是:据多数老年人说,关公不仅有主命禄、保科举、除疾病、招进财……等法力,还有驱邪避恶、诛罚叛逆……等灵验。如道光三十年间,广东白亚万聚众万余人,窜入我县边境,掠夺民财,欲想攻打衙署,情况十分危急,此时有二将士陪同衙署秦恩普前往赣南道府请兵支援进剿,道府周玉衡和道宪黄乐之亲自率兵,日夜兼程赶到莲塘城内,而白部闻风不战即退。当宴请道府官兵时,始发现那两位将士不见了,经查核都说未见过,无奈只好到关帝庙内感恩,县令秦恩普忽然省悟的说:那两位将士一位跟关公一模一样,另一位是城隍老爷无疑。自那事件以后,一传十,十传百,香火更加不断。但关帝庙没有祀田,与孔圣庙一样,一年一度的五月十三庙会开支,由县衙直接拨款,5年一科的醮会与其他醮会一样,主要靠全县人民群众乐捐。

真君庙创建于道光二十九年(1850),建在老城城外南门河边上,座东朝西,正对岿美山峰,一条大河从西向东直奔而来,恰好从庙左墙脚下插身而过。庙宇建筑雄伟宽阔,内外珠红粉墙,石柱顶立屋梁,屋檐镶有琉璃瓦,屋顶装有塑泥游龙和太阳星君,古式结构带有近代风格。正面为四扇四间楼房,中间为庙大门,门楼是朝神专用戏台,两侧各有配套神位间,大门内有宽大天井,能容纳200人看戏,两旁厢房内还有神龛,天井里面有多级石阶直通正殿,殿内很宽,两旁挂有大钟和大鼓各一个。许真君坐在中堂,二旁配有10多尊木雕神像。每年农历八月初一日举行庙会,相隔5年举行醮会。庙内有少量祀田,县衙还特地从萧氏谋反没收而来的山场中,每年每年拨发木梓油40斤,作为庙内固定长明灯用油。民国32年(1943),正处于抗日战争兵荒马乱年头,按常规该是真君庙醮会之时,只因国民党运站占用当党仓库,对醮会活动有很大妨碍。勉强搞了3日3夜。那年,我幼稚无知,跟着父亲到庙内去吃正餐(凭餐券),席位安排在大门楼戏台上,桌上摆着八大碗荤菜,每人面前添满了一碗米酒,刚要举碗喝酒时,突然酒碗跳起来,水酒倒出桌上,楼下有人大喊道:“蛟龙转侧了!妖怪转身了。”父亲紧牵我下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所有席位者,人们就地跪拜祷告,都说真君老爷显灵,感恩不尽。其实这是碰巧的一次地震。

太阴太阳庙(简称太阳庙)始建年代尚未查实,座落在城东郊区迎阳桥北端河边上,它的建筑结构与其他庙宇不同,只有西面一小门,没有正大门。属于一栋平房式,中间是正殿坐神台,两侧是厢房(配有其他星君牌位)。殿前有一字形围墙,正中有一个圆形窗,朝着东方日出方向,窗顶上画有《太阴太阳庙》五个大字。因为太阳属于天体中的恒星之一,所以人们惯称它为太阳星君。据说它主管占卜星相、推算吉凶……等,庙宇虽不宏伟雄大,但来往信士不断,特别是有奇难杂症的群众,都把病能治好的心理寄托在太阳星君身上,每逢九月十九日庙会时,甚至百里以外的患病者都赶来朝神,烧香跪拜祈求仙丹。据说锦华兄传说清代末年,龙南县汶龙乡有一个姓王的瞎子,听说定南县太阳庙有仙丹能治难病,决心前往求拜,但家中只有一个老母亲,穷的连买香纸烛的钱都没有,只好向别人借了5毛钱,提前2天一路要饭赶上了庙会,由于长途跋涉,感到一身泥一身水地拜神不礼貌,在庙会厨房下倒来一勺清水,顺手在桌板上摸了一块布,高高兴兴的把头脸洗干净,然后摸到神壇前点香祷告,说也巧,祷告完后,两只失明二十年的眼睛突然亮了,当返回厨下取那洗脸布时,才发现这是又烂又臭的抹台布,这说明心诚则灵。为了感恩太阳星君的医治,每年逢庙会日都购买20本圣经放在神壇前施舍。传说后来也有人照样用抹布洗眼、洗腰、洗手……等病,心诚者都洗好了。三年后,这个宝贝不灵了,是因为一个财主拿去治脚气病玷污了仙气。

五谷庙座落在城郊塔花冈山脚下,坐东朝西,具体创建年代不详,清代中期被草寇烧毁,只剩正殿神壇位,往后无人过问,全部自然倒塌。我父亲曾对我讲过:昔时群众对五谷庙很尊敬,香火很旺,它是由三栋组成的宽大瓦房,正殿是木雕神农氏塑像,手拿一束稻谷,半腰身上裹着树叶、赤脚站立,神采奕奕,每年农历十月十三日举行阴诞庙会,由于他只主管五谷丰收一件,往往无事不登“三宝殿”,而给人们的印象逐渐淡薄,每年一度的庙会改为与阳庙会同时举行5年一次的醮会。但实际很短,最多3日3夜就结束,整个醮会一个道士或一个僧人念念经文而已,没有其他法场表演,但凑热闹的摊贩、赌场仍很活跃,信士来往仍很正常。到了民国以后,要人们集资办醮会比较困难些,这些生活水准和人们意义有很大关系,逐步形成“各人自扫门前雪”之势。谁有旱涝,各自登门烧香求拜,庙会本身不搞庙会和醮会了。

三、庙会和醮会的区别

庙会和醮会都是一种祷念神主阴诞日的祭礼形式,二者祭礼目的是一致的——四季平安和五谷丰登。只不过在规模实际上的区别。举行庙会时间短,一般一天就结束,在规模上,除城隍庙会有庞大的活动项目外。其他庙会不搞什么活动,更不请道士念经做道场,只有来往信士求拜或还愿于庙中。而醮会(俗称朝神)却不同,首先在时间上较长,起码3日4宵,最长是7日7夜,规模庞大,活动项目多,要请剧班唱戏,要请法术高明道士或和尚念经做道场,要表演施孤坟,放河灯,过火炼……等法术。到醮会那时间,老城镇突然人山人海,似磁铁一样吸引了四面八方九流三教云集醮场,场面十分热闹,既有吃又有玩,既有买由有看。其中有各地前来出售农副产品的地摊;有各式各样米制小食品;有专程赶来参加赌场的赌徒;有爱逛万花楼的嫖客;有喜爱看湖南祁剧班或三脚班(即采茶剧班)的戏迷;有好奇观看道场法术的青年人;有特意前来祷告求签的卜吉凶兆的人群;有专程前来许愿或还愿的男女信士;有凑热闹的小孩……等,加上喜炮声,香火味,夹杂着人流声,真好似另外一个天地。期间,衙署有个特殊规定:除了杀人放火重大案件外,其他一概不闻不问,群众说成是“大赦日”便是。另外,醮会还有一种给人花钱的“大赦”,只要在醮会中所玩、看、吃用了钱,老人不怪小孩是花家子,丈夫不嫌老婆没勤俭,意思是:吃了醮会之物能长寿,用了醮会之物能无恙。所以凡是来参加醮会的家长,都要买一二串闻名于乡的甲湖村做的芝麻油米果给孩子们尝;年轻人总喜欢买上黄街石仔的酸辣鸭下酒;老年人最喜欢吃镶古矮的青菜粥;孩子们总要蹲在地上买井才伯的凉粉解放渴;加上老钟叔婆的香甜水酒米粉摊……等,真是百货齐全,生意十分兴隆。总之,醮会给人带来欢乐、幸福……

四、城隍庙会简况

    每年农历五月二十八日是惯例举行庙会(尝称城隍老爷出行)时间为一天。这一天,实际上是组织浩浩荡荡的队伍,让城隍老爷出“衙”巡况视,以检查人间一年来的善恶是非,善者将通报玉皇大帝记功,恶者要通报阎罗王记账。所以,凡是有做亏心事者,那天不敢抛头露面,怕文武判官识别,只有善心者才敢靠近,这是很自然的心理状态。

    庙会的常规如下:

   (一)由上一年庙会中推选出的正副总理3人商量本年的庙会事项。首先是筹集经费,除庙会祀田租谷外,正总理抖谷一担,副总理和首事抖谷一箩,各香首抖钱若干(临时决定多少),作为当年庙会开支基础费用。如支出不敷时,则由正副总理、首事垫付,或由城内经商户捐助解决,5年一科的大型醮会夜按此办法筹集经费。正副总理主要行使决策和上下联系职权,具体办事由首事负责安排,居住较近的想首乐意协助首事办事者,可由其具体负责某项活动组织工作。因时间短,大家工作很认真负责,每年庙会皆很圆满。据副总理德才兄弟说:“此项经费尤如皇帝买马的钱,谁夜不敢贪污挪用。”

   (二)庙会前一天(五月二十七日)晚上,由庙会中支出包场请城隍老爷看正戏。绝对不能演邪戏(下流戏),否则庙会会出事故,至于前后几天演什么戏,由个赌场包场者点唱本,演出多少天也由各赌场决定,这是因为吸引赌棍的大好时机,多少钱多少天都很乐意。这天晚上如能下雨,表示庙会用水足够,二十八日早上下雨,表示洗净街道迎接城隍爷出巡。据说:十年就有九年雨,一年不雨都是阴天。

   (三)不请道士或和尚做道场。一切活动都围绕城隍老爷出行巡视做准备,出巡的路线有规定,主要在城内大街上周游一次,绝不能贪近走小巷,更不能游出城外,如有肇事违犯者,据说要受县令斩首问罪。出巡时,小心将城隍爷抬上瓦轿(即官轿),一上肩则不能再落地,落了地表示有人喊冤告状,也同样招来问罪。然后抬出大门(立即放礼炮三音),经东门内上街、下街、四口塘、凹上、营房,再走入西门内西大街、下横街,通过闹区十字街,学前街,最后回转入庙归壇。在街上巡视时,也不能停留落地,如停下来了,意味着县令办案糊涂,还有人在城隍爷面前申冤,如县官发现此事,也会问罪的。

   (四)城隍老爷出行仪仗队是:两人在前头放地炮,即民间自制5寸长的火药炮,作为开路先锋。当人们听了跑声音时,即刻丢开身边工作,赶到大街上或自家门口观看和叩拜。谁错过机会都感到内心不安,所以,连广东省边界上的群众都成群结队来叩拜,以求得平安无恙。

两人轮流放鞭炮。沿街不停地音,表示大喜庆贺,隆重纪念城隍爷阴诞生日,造成一种热闹气氛。

一人身穿整洁一副,高举”敕封孚仁侯爵“大旗。旗是红底黑字,周围镶有黄布牙边,显得非常严肃。

两青壮年各举一块肃静”和“迴避”开路木牌,此牌是红底黑字,使人一看,自然不敢喧哗乱闹。

两壮士各骑一匹骏马。文壮士化装成文判官,双手端着城隍老爷的四方大官印;武壮士化装成武判官,双手举着一把大铁尺,两人威武的环视四周,为城隍老爷检查人间善恶姿态。此两人扮演者,必由精挑细选认可的善人担任,绝不能拉夫凑数。

4个人并列,各执一面“城隍大岁”布旗。其中二面红底黄边,另二面黄底红边,显得整齐威风。

10各小男孩(越多越好,必须双数)各举一面三角形彩布小旗。

鼓乐队若干人。近代只有二胡、三弦、唢呐等乐器,多以《小桃红》、《阴反阳》乐曲为主。因古代的工尺曲谱已经失传。

一人举着萝伞。此伞为直径一米多的圆形色布做成,周围镶有彩布和丝绸带。据说:此伞是效仿古代产物,昔时官吏出行,挂在马车上以避阳光之伞。所以,今日城隍爷虽坐轿,以举此伞表示旧规。

一人高举万人伞。此伞直径一米多,分三层圆形彩布做成,每一层周围挂有许多小布条,布条内写上捐款人或感恩人姓名和金额,布条下端钉有一个小银铃垂着,当伞转动时,发出叮叮吟吟声音。按民俗解释,凡是奉献者,自当受到城隍爷的保佑,其实是保护伞的意思。

俩人各打一面官铜锣,以示城隍老爷坐轿来了,大家不要喧哗乱闹,快做好祈求祷告准备。

城隍老爷坐着8人抬的雕刻花边瓦轿,另有4名武装军警扶轿角,显得非常威武庄严。据说:昔时没有扶轿角的军人,因咸丰年间举行庙会时,因轿夫嫌抬轿钱少了一点,故意在十字街(衙门口处)停了下来,所以招来萧、安两姓谋反事件,从那年后为防再犯,由衙署派出4名警兵,名曰扶轿角,其实是监督轿夫莫捣鬼。

总理、副总理陪同县衙官吏在轿后面,然后是首事、香首及民间绅士和知名人士等。凡是崇拜群众和感恩信徒,以及男女老幼,均不受任何限制,自觉列队跟在后面。

打击乐队若干压阵。

最后又两人轮流放鞭炮。

城隍老爷出巡之场外景有:凡是城隍爷出巡经过的商家和群众家门口,各自摆设香案准备三牲酒礼,点香发烛跪拜,以求保佑人财两旺、四季平安;有的合家举行小型宴会,请城隍爷坐首席以表示庆贺感恩保佑。

   (五)庙会结束。中午聚正餐,全是荤菜(闲餐素材)上台,同时结算支出数目公布于众。最后推选下年度的总理和首事。唯有香首不准推选,要从一百个人中去摸签,中签者固定30人,据说:只要诚心,人人都可以去中签任香首,如能摸中签者,本人走运合家平安,所以远方群众都争先恐后去摸签。

五、醮会的盛况

醮会(俗称朝神),也是大型的庙会。醮会有两种:一种是有固定庙宇的5年一次的醮会;另一种是民间无庙宇(或有社壇神位)的不定期的“太平清醮”。其二种醮会的组织形式、活动项目等都基本相同。

所谓“太平清醮”,是村中间感到今年来收成不好或病疫过多,而得罪了哪方神明,致使孤魂阴鬼作乱什么妖魔施弄邪术之故,经村中明达人士商议后,选定吉日举行醮会。为什么称它是“太平清醮”呢?据说:认为道教的“三清”是最高尊神,所以民间举行醮会,必须请此三位神道到位,名为太平清醮。如是五谷欠收,营把“五谷庙”的神农氏请来,或把城隍庙中龙王(附设)请来同时祀奉。如是旱灾年,必将五谷庙中“水帝”请来,如是水灾年,必须将五谷庙中“火帝”请来,醮会结束,要打罗敲鼓将以上请来之神一一送回原位。

醮会的程序和活动内容大致如下:

   (一)首先是组织好领导班子。有的醮会是由前科总理提名,公推地方上较有名望或生活较为富裕者担任下届领导人。也有的在当年誉论中产生当年的领导人。组织成员是总理1人、副总理1人至2人,首事5至7人,香首30人。同时决定每个成员按等级抖足稻谷作为基金。不足部份,向各界人士募捐。

     (二)选择好醮会中各自活动项目的负责人(一般是首事担任)。各负责人又根据自身活动繁简,聘请好若干办事人员。如事先要确定道士或和尚,筹办经费人员,管账和采购人员,聘请戏班,甚至连炊食人员、摊贩摆设地点……等,都要有一个详细的安排,落实到人,最后由总理召集各首事汇报检查。

   (三)在尊神阴诞日前7天起幡旗。由道士或和尚在做完第一个道场后,将一面长方形黄底红牙边幡旗竖立在庙门口(太平清醮则竖在临时醮棚外面)。表示向周围群众告知,特别是通告各地信徒按时前来许愿和还愿,同时也表示通告所有幽灵前来分享领食、恶魂再不能作孽生事。幡旗一升,各商界摊贩自然会准备好物资供应,尤其赌棍们非常活跃。

   (四)请神入座。也有俗称等神归位。如以庙会醮者不需请神。如以太平清醮者必需安神,即将写好主神牌安放于壇前。如遇旱涝灾年,还要敲锣打鼓列队去把“水帝”或“火帝”等请来,凡是入座神位要根据当时天灾人祸而定。

(五)起鼓。即醮会正式开始。领导成员全部到场,由道僧念经后,指定一人朗读“告文”(读完火烧),然后办事人员烧香跪拜。不然各执其事会出问题。这时,群众开始求拜,戏班开始上台(分日场和夜场),对数信士开始吃素(有的只吃一餐,有的坚持3天吃素)摊挡开始营业,赌场开始输赢……游客来往不绝,形成非常热闹而又特殊社会局面。

   (六)蒙山施孤。在起鼓当天黄昏时进行,有一道士(或和尚)手执柳鞭作大发甘露;另一道士(或和尚)手打小铜钹,口念佛经,奔向野外,后面有人端着“施孤饭”(读板字音,即米做如手指大的长形食品),向前走一步丢出一个,表示赈济所有幽魂的礼物,同时警告恶魂领食后安分守己勿作怪。

   (七)捉邪。醮会第二天上午进行,即用纸糊成约2尺高矮的纸人,名曰“地方鬼”(人们常说的地头蛇、恶棍、土霸人物类便是)。捉邪前,由道僧念完经文后,口吐法水于纸鬼身上,意为授权于他,遇邪捉邪,遇恶捉恶。捉邪时,一道僧手执宝剑半跑式走在前,一人(身强力壮者)背着地方鬼紧跟在后,另一人紧打着铜锣,再有一人挑着一担空水桶(意为邪恶者的监狱)从庙大门右边出发,顺路线往各个农村户屋场乱闯,由前门进后门(或小门)出,意思是把屋内所藏邪恶捉走。但有一条规定,千万不能往大街上走,只能绕弯道走小巷(俗叫鬼街或鬼巷),进入住宅更不能走倒回路。所到之处,均受欢迎。但闹的鸡飞狗叫,小孩哭的不敢出来,他们说:这是好事。

   (八)放火灯。此项活动在第二天黄昏时进行。火灯是用白色厚纸扎成的小船(似饭碗大小),船内放些木梓油或桐油,油内放一条灯芯(或用纸拧成)。由道僧带领若干放灯人员到河边,临时摆设香案念经做道场,然后将一盏盏灯放进河内(一般是七盏灯),点燃灯芯任其漂流。然后道僧将一只活鸭子丢人河中心,待念完口诀后,观众拼命下河去捉那鸭子,据说:火灯可以给水中生物照明生路,把鸭子抢回不使陆地生灵受苦,谁能捉回河中鸭子,他就是胜造七级浮屠最善良的人,不会有任何灾难降临。

   (九)火烧大山人(又说大赦人)。此项活动是醮会结束那天下午进行。大山人是用色纸糊成上丈高的纸人,其全身挂满了各类飞禽走兽小生物,如鱼、虾、虫、鸟、虎、豹、鸡、鸭等,每个小生物是用硬纸壳采绘剪下,在背面穿上小铁丝拧在大山人全身(从头至脚布满),醮会一开始就做好放在神壇前右边。火化时,由道僧念经做道场,首先是向天神地神跪拜,然后向庙主神和请来神主跪拜,而后由二个人抬着大山人,跟着道士往河边(或荒山)走去。围观的群众在走的途中,拼命的去抢解大山人身上的小生物,但一人只能限解一个。意思是做人要积德修善,不要亲眼看见那些生物被火烧死。当走到河滩时,大山人已变得稀巴烂了,如果大山人没有被抢烂,在火化之前,还要乱丢石块将它再打烂,因为大山人是欺负生物的大坏蛋,然后道僧非常高兴地一把火将它化为灰烬。

   (十)过火炼。火炼场是1米宽4米长的火坑,坑内铺满木炭,待烧的通红时,由道士口念经文施展法术后,首先脱了鞋袜赤脚而走过,然后是群众自由来回地走。据说炭火再红也不烫脚如走平地,这是醮会中显示道士法术高明的最大道场之一。

   (十一)上刀山。醮会一般不搞此项活动,据说:村中间举行太平清醮时,要适逢道士徒弟出师之日才会举办,其目的是利用醮会人山人海之机会,一来显示师傅法术本领,二来考核徒弟法术是否过硬,从中激发群众封道徒的尊敬信誉。凡是那个地方要举办上刀山,即有道徒出师(三年学徒期满),俗称为“开光”,言下之意:发水到家,可以闯江湖。

   (十二)烧静辞。也叫烧奏章,等于烧祭文的意思。到了烧静辞的项目,意味着醮会即将结束了,但总理、首事、香首等人一定要参加。全体人员站立在神主面前,先由道士唱念一段经文,然后有左右二位礼生呼叫跪拜,献牲完毕后,有一人出来唱念静辞,这静辞的大意是祈求神明保佑免除灾难,唱毕,点火举烧。

   (十三)倒幡。即醮会圆满结束。首先是通过起幡旗的道师到前做道场,道场完毕,立即杀猪,将猪血浇滴于草纸上,名曰:花纸。再将花纸分送到神主和请神主面前,然后由道士将幡旗徐徐降落。这天中午尤如大办喜事,全部荤菜上席(观音庙会不吃荤),名为:正餐。米酒任你喝醉,表示醮会胜利成功。正餐有个规定,凡是总理、首事、香首以及工作人员都免费就餐,但来往群众要就餐者,可以自由买一份便宜的餐券入席。这时也有不少流浪乞丐前来讨吃,据说无论多少乞丐,只能共享一席饭菜和一壶水酒,并由他们临时选出头头平均分得,意思是他们平时对神主不尊敬,只能尝不能饱。

   (十四)送神。正餐以后,将请来的“神农”、“火帝”、“水帝”、“龙王”……等大神要披上红布,打锣敲鼓,奏乐鸣炮,一一送回愿庙神龛内。

   (十五)膳后工作(略)。

六、结束语

    1996年8月13日,法国远东学院院士劳格文先生、中国秦汉史学会会员罗勇副教授,江西省赣南中华客家博物馆刘劲峰副研究员等同志,在定南县文化局副局长李丽都陪同下,冒着倾盆暴雨,亲临寒舍作调查,委托笔者追述老城镇客家昔时庙会简况。余幼年时虽观看城隍庙会和真君庙会,但记忆模糊。以后虽在定南县文化馆任职30年,但对古老客家旧文化没有探索,感到难于完成,因而走访了乡间老前辈黄思义老先生(83岁,前定南县第一届参议员)、廖德才堂兄(76岁,曾任城隍庙会总理)、廖俊生贤侄(73岁,曾参加孔庙随班祭礼)、廖锦华堂兄(75岁)和廖门苟贤侄(77岁)等,从中取长补短,终于写出了《定南县老城镇庙会考》拙文。本文围绕“考”字,深感有愧,幸得定南县志办的支持,浅识才得以较完美略述。笔者借此结束之际,仅向以上个人和单位表示衷心感谢,并恳请专家、学者们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