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定南党务公开网首页
当前位置:  >> 内容
热点聚焦:工会维权方式亟待多样化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9日 16:23:08

职工对工会需求存在较大差异

当问及“您遇到困难时,首先想找谁帮忙”时,回答首先找“工会”的职工数仅为17.5%;对工会开展的10项主要活动,职工作为第一需求的最高选中率仅为17%;在内容完全相同的13项调查中,工会干部与职工双方对需求的认知存在一定差异甚至是较大差异的达9项,占调查项目总数的69.2%……最近,上海宝钢集团公司工会和上海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工会组织力量,就“工会工作适应不同职工群体需求”这一课题进行了调研,情况令人深思。

调查发现,由于不同职工群体所处的经济地位、社会地位不同,改革的受益程度不同,文化层次和综合素质不同,他们对工会维护的期望值、对工会活动内容的认同、对工会与职工沟通方式的选择、对自身危机感产生原因的判定和对企业内部环境的期盼等方面均存在差异。由于一些工会组织与不同职工群体双方对需求的认知有差距,及一些工会组织在新形势下适应性不强和行政化倾向严重等因素,工会在适应不同职工群体的需求上,存在着不少问题。如当问及“您最希望获得保障的政治民主权利”时,不同职工群体都不约而同地把“知情权”列为首选,达68%,这说明职工群众对厂务公开制度的内容和运行持有较高的期望。少数企业工会在如奖金分配、分房、减员分流涉及到职工切身利益等方面,缺少发言权,源头参与作用较弱,职工对此持不满意态度。

工会应研究维权方式的多样化

发现问题,研究问题,为的是解决问题。该课题组认为,由于不同职工群体之间出现了明显的需求层次化,因此各级工会应注意研究维权方式的多样化,以解决不同职工群体需求的多层次化问题。

一是重视源头维护。

调查显示,795名被调查职工对“最希望获得保障的政治民主权利”的选择依次是知情权和选举权,二者占首选的82%;这两种需求在困难职工群体中显得尤为强烈,达到首选的85%。因此,必须坚持职代会这一维护的主渠道,注重源头参与,要把着力点放在落实职代会职权和讲求实效上。

二是强化根本维护。

在795名被调查职工中,有84%的被调查职工在企业中有危机感,而危机感主要来自学历低和技能水平低,占了50%;有77.5%的被调查职工希望定期接受技术培训,有51.6%的职工希望企业为职工自学成才创造条件。因此,各级工会组织应从“第一要务”的高度,推进“职工素质工程”建设,根据不同层次、不同类型、不同群体的需求,制定切实可行的提高职工队伍素质的规划。

三是推进整体维护。

各级工会要认真落实《工会法》赋予工会的权利,维护职工整体利益,重点依法坚持和发展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建立和完善平等协商、集体合同制度,逐步形成推进这两个制度的监督制约和保障机制。各级工会要把劳动关系中最要害的、也是不同职工群体最关心的问题,如减员分流方案的制订、再就业工作、帮助困难职工群体、职工补充医保、职工技能培训、劳动保护等内容作为平等协商的重点内容,并纳入集体合同的条款,保证集体合同内容对不同职工群体的覆盖角度。

四是突出具体维护。

各级工会应当从微观上加强对职工具体利益维护,及时向党政反映不同职工群体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推动有关问题的妥善解决,特别是要做好职工转岗分流、劳动合同终止过程中的劳动关系调处工作等。

被调查的数据统计显示,职工在政治民主权利、经济利益保障和精神文化需求所涉及的14个选项中,被认定为第一需求并且选中率在50%以上的选项只有2个;对工会开展的10项主要活动,作为第一需求的最高选中率仅为17%,这两组数据说明职工需求选择的集中度不高。为此,他们认为工会工作不能脱离企业实际搞就事论事的单纯维权,应该使工作的“自我循环”融入企业生产经营的大局之中,建立开放式职工帮困体系、法律保障体系、素质教育体系以及培训就业体系等,努力实现适应职工群众需求的工作资源由企业向社会拓展。

当前不同职工群体的需求由于其所处企业地位、个人经济地位等的变化,还会相应呈现由低层次向较高层次递进状态。因此,工会首先要不断强化自身建设,才能更好地适应不同职工群体需求的渐进化。

相关链接:工会开展个性化维权势在必行

近年来,我国工人阶级队伍在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也伴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在内部形成了不同的职工群体,产生了不同的利益诉求,由此对工会提出了个性化维权的新课题。

以上海市为例,随着国企职工加速流向非公经济,需要工会适应不同所有制企业的特点,丰富维权的手段和方式;而进城务工人员成为工人阶级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工会适应不同身份职工利益诉求的差异性,提高维权的针对性和工作的覆盖率。

为探索能适应不同职工群体的表达、维护途径,上海市工会加快了维权体制的改革,针对不同职工群体不同的利益诉求,进行不同的维护,如针对国有企业职工,工会注重维护职工就业和经济补偿等权益;对于高学历、高技能、高收入的“白领”群体,突出维护他们的民主参与权、精神文化权和发明专利权;对进城务工人员群体,维护的重点是他们最基本的就业、生活等基本经济利益。

对此,有关人士指出,上海工会的做法很有典型性,因为随着工人阶级队伍形成不同职工群体,工会开展个性化维权势在必行。